欢迎访问:最新亚洲色拍偷拍-图片区 亚洲 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们的爱情从未开始过

我们的爱情从未开始过

一直以来,我都不齿于那种所谓的软骨男人。在我眼里,男人,本应该就是活得潇潇洒洒的。没有钱,就应该凭自己的本事去挣,何必为着几个臭钱就出卖自己的灵魂和肉体而成为女人的玩物呢?每当我从新闻上看到那些有关于“牛郎”,“二爷”的消息的时候,我就会打心眼里对他们充满了鄙夷和不屑。堂堂七尺之躯的男子汉,又怎么可以在一个女人脚下委曲求全呢?!他们,简直是男人中的败类!但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有一种软骨男人是可以这么做的……

  认识琴熙的时候,我才才岁,一个还在大学读硕士,涉世未深的黄毛小子。可以说,我和她的相识的确是一种缘分,但是,我们后来成为男女朋友以及再后来所发生的一切就是我刻意强求的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原来老人家的说话并不是那么没有道理的。

  那时,琴熙已经已岁了,可以说,她非常的老成、经验丰富,亦或者可以说,她精于人情世故。试想想,这一切也都在情理之中,不单单只是年龄上她大过我七岁多,更重要的是她丰富的人生阅历让她很清楚地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我,还只是处于一种只要爱情不要面包的年龄。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就是总对年纪比我大的女人有兴趣。那些小女孩子或者就算是同年的,无论她们再怎么漂亮可爱,在我眼里也只是如同邻家小妹一样。我可以照顾她们,保护她们,但是,要我动心却根本不可能,我无法让自己爱上她们。而由始至终,我就是喜欢年纪比我大的。或许,我喜欢那种成熟的韵味吧。曾经,有一个得道多年的高僧曾为我算过命,说我命中切记不可以和比我年纪大的女人发生超越友谊的关系,他说“宁可小十载,不可长一岁”,否则便是桃花孽缘,会让我身败名裂,云云。可是,当那种感觉侵袭我的大脑的时候,他的劝世良言我都会通通抛诸脑后。哪管日后痛,只记眼前欢。我想这也是众多男人生命失败的根源所在。看看古今中外,多少英雄豪杰不是败在女人手上?!女人,真是上帝为男人创造的克星,而琴熙,就是专门克我的那一个。

  琴熙并不是属于美女的范畴之内,但是在这个城市里,她绝对是属于抢手的那一类。也不是说这个城市就没有美女了,好歹国际知名杂志也将且纳入了世界美女汇集的十大城市之列。但琴熙的确是有一种女人的韵味,一种让男人无法忘怀的韵味。她绝对可以勾住每一个接近她的男人的心。我相信,她也是一个可以轻易让男人为之效命的那种女人,这一点不单单只是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那么多男人皆是如此。也无怪乎查尔斯王储会中意卡米拉了。看来,女人的样貌似乎并不具有决定一切的力量。

  我们的话题是从她的前度男朋友开始的,我们聊过很多很多,都是关于他。从她的话语中,我相信,这个傻里吧唧的黎巴嫩人绝对是对她好得没话说。因为她的一句话,他可以在零下四十度的温度下,在市最繁华的诜大街上满街找她,居然还被他找到了!因为她只喜欢身形好的男仔,所以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一个小时,从来没有间断过。我想,男人的毅力有的时候都是因为有了女人才会有的吧?!后来我问琴熙,为什么跟他分手,一个对她那么好的男人。琴熙说,他太没有上进心,做生意做不了几天就支持不住了,念书念了一阵也每天逃课。她说她不可以把自己的前途托付到这样一个男人身上。没错,30岁的女人了,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也是无可非议的。我问,如果他可以为你改呢?我相信一个可以坚持天天健身的男人不能说是一个没有毅力的男人,她告诉我,那也不行,因为和他分手以后,她爱上了一个她念硕士班的老师。她说,这是她这一生中真正明白什么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其他的男朋友都只是喜欢,只有那个老师,她才是真正地爱上了。而后来,这个暂且叫做老师的男人,也成了我命中注定那个让我活在屈辱里的男人。

  我问,为什么你和那个老师没有发展呢,既然在课堂上他那么地关注你?琴熙告诉我,因为他没有任何其它表示,无论是上课喜欢喊琴熙回答问题,还是课后很关心琴熙的学习,都是可以理解成为一个老师对于学生的正常关心。就算即便是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将手机留在琴熙的考试桌上,然后自己离开教室,不久手机就响了。我想,作为一个监考老师,没有理由不知道,监考的时候是不可以将手机留在考生的桌子上的吧,更不可能不关机吧?但在琴熙看来,这一切都不算是表示,她的理由很简单,既然他不追她,难道还让她倒追么?于是,琴熙和那个老师的关系也随着课程的结束而结束了。再后来,她就遇到了我,这个逐渐开始痴迷于她的家伙。

  其实,我和琴熙也是同学,在这个大学里,和我同过学的最老的学生是六十好几,所以比我大七岁的她和我是同班同学并不是一件什么很奇怪的事情。然而,学校里同班同学并不是有什么很多交流的,大家选同样的课所以聚在一个教室上课,上完课各自走人。大部分和我同过班的同学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但或许是我前世欠了她的吧,所以我今生一定要还回来。我们相识并成为了朋友,然后聊了很多很多事情,直到那个周末,我们看过国际烟花比赛,我留在了她家里没有回家……

  我们以男女朋友的形式在一起了,却根本不算是男女朋友。因为她非常不喜欢让她的朋友知道,我,这个她的所谓的新任男友比她小岁。我们出去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别别扭扭,不准我牵她的手,不准我和她有任何亲昵的举动。即便是在车里,我想吻她,她都怕被人看到,老大不愿意的。有的时候我真不明白,既然我们在一起了,为什么还东躲西藏的。姐弟恋就这么地见不得光么?!但是她告诉我,她家里人是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而我也知道,我家里人也是不会答应的。谁叫她不是王菲,我不是谢霆锋?!不过就算是锋菲最后不也是结束了么?!如果一段恋情,大家都知道不会有结果,那么彼此之间就不会再重视这份感情了。我想这也许是很正常的道理。逐渐的,我们在一起,就只是单纯地变成了性关系。那阵子,刚好上完课,放了暑假,于是我们毫无忌惮地几乎整天做爱。一日做七次有过,一次做一个半小时也有过,除了开车去超市械去超市s一下,我们差不多日日夜夜都粘在床上。其实,任何东西做久了都会腻的,不是什么都好似吃大米饭一样可以天天吃的。所以,我打算玩点新花样,也不怕让她知道我的性趣了。反正她也说过,人生在世只有一次,干嘛不多经历一些事情?
当我,包括里面的文章,相片,电影。起初,她会觉得某些地方很恶心,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望着我,但也只是望望,然后什么都不说,继续看下去。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都睡着了,只是我知道,当我第二天天亮醒来的时候,她依旧坐在电脑前,要不是我喊她休息,只怕她还会继续。拉她上床之后,我陪她继续睡,直到下午点左右我们才起来。

  “去给我做东西吃,我饿了。”她的语气不似往常了,根本是在命令我。我暗自得意,没想到,看样子,昨晚她看的东西已经在她脑袋里起作用了。

  等我做好饭返回的时候,她居然还在继续看着。原来有的时候性这种东西不单单可以只是吸引男人的。“老婆(不用说了,虽然不是,大家都这么叫的),饭做好了,过来吃啊。”我很有礼貌地对她说。

  她歪着头看我,半饷才来一句:“原来你就喜欢这个啊。”说罢,起身就往厨房走去。

  我赶忙跟上,陪着她一起落座。

  当我刚刚坐下,她厉声问我:“是不是很想做我的奴隶?!”

  我看得出,她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反问道:“如果是真的呢?”

  她想想了,突然对我骂道:“如果是奴隶,哪里有资格和主人坐在一起吃饭?!跪到桌底下去给我按摩脚!”

  我眼睛直盯着她,她也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望着我,我们就这么僵持着。而我的内心却挣扎不已,其实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奴隶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作为一个一爱好者,我并不愿意随随便便找一个女主人。我觉得个和性一样,我要求的是,先爱后性。不是建立在爱情基础之上的榛不是我所要的,虽然我和她之间那所谓的爱情是那么地值得推究。但我至少明白,我不介意做她的奴隶,因为,我真的爱她。而,一旦做了奴隶也就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那么我和她的关系很有可能改变。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但是照她现在这么快进入角色的进度,我想,我和她的关系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我是指,那将会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关系。不过,那难道不又是我所期待的么?

  正当我依旧在内心争战的时候,她打破了僵局,“我看了你以前写的阋文章,你写你很想服侍你将来的老婆,如何伺候她,那都是你自己真实的想法然后写出来的吧?是不是?那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啊,让你服侍我啊。怎么,还不愿意么?你也看到了,那么多男人想做女人的奴隶,我要找也不是找不到啊,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就跪到桌子底下去!”

  我知道,这确实是我期待已久的时刻,我从来没有尝试过做任何女人的奴隶,虽然这种想法已经在我心里存在过很久了。默默地,我跪了下去,爬到了桌底下。分明的,我听到了她的几声冷笑。她毫不客气地将脚放在了我身上,彷佛我就只是桌子底下的一个搁脚凳。我静静地给她揉着脚,而她一句话也没有跟我说。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她说:“剩下的就是你的了,记得把碗洗干净!”说罢,将她的脚从我手里抽出来,转身回房间里去了。我爬了出来,看着桌上剩下的菜,和碗里她吃剩的米饭,我知道,这就是我的晚餐了。这顿饭,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了点什么,我只是在想,或许她根本就没有爱过我?她爱的还是她的那个老师吧?!和我在一起,只不过是有一个可以让她纵欲的男人,或者?是她在发泄无法得到老师的怨愤?吃完那顿晚饭,洗干净碗,我回到房里。琴熙正半躺在床上看电视,这是她最喜欢的看电视的姿势了。我也打算上床陪她,当我刚刚上去的时候,她望着我又骂道:“你上来做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地板有多久没有抹了?!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啊?!”看样子,我已经变成她身边一个全职打杂的了,洗碗、抹地板、吃剩饭,这感觉真的好似旧社会的地主老太婆对待家里的长工一样。

  抹完地,洗完澡(她最爱干净了,绝对不会允许我的臭汗弄脏她的床单的),我又回到房里。她依旧在看电视剧,我想,现在可以让我上床了吧。我爬上床,躺到她身边。我突然有一种真的当她是自己女主人的感觉,我象一只小猫一样靠到她怀里,用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她。她将她的视线从电视上移到我身上,突然间,我发现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怎么,床是奴隶待的地方吗?躺倒床头的地板上去!”我无言,既然选择了做奴隶,就要接受主人的一切命令。我起身,下了床,躺到了床头。

  不一会,琴熙坐拢过来,她坐在床边,从上面望着我,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就对了,这个位置就是最适合你的了。以后记住了啊,你就躺在这里了,晚上睡觉也睡这里。我以后啊,上床下床的时候就可以踩你这个脚垫了。”

  说罢,她就将脚放在了我身上,右脚踏在我的胸口,左脚整好踩在我的阴部。象征着男人标志的我的私处,就如同肉垫一样被她踩在脚下。然后,她不再理我,继续看她的电视,只是不时地,她踩着我阴部的脚会前后搓动,似乎在玩弄着我的阴茎。她看电视剧真的非常认真,会随着剧情笑或者紧张,我仔细地观察着她所有的表情,而她根本就不看我一眼。或许,她真的当我只是她脚下的一块舒服的垫脚的垫子了。是啊,又有哪个正常的人会在看电视的时候总是望自己脚下的脚垫呢?只有在她看完一集的时候,才会望我一眼,对我说:“完了,换下一集去。”然后松开脚,让我去换碟。看到后来,她连话都不会说了,只是松开脚,然后踢我一下,就算是告诉我一集完了赶紧去换碟。而我,却就如此乐此不疲地服侍着她。

  也不知道看完了多少集,她说她要抽烟了。虽然曾经她答应过我不再抽烟,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起了些变化了,我知道奴隶是不可以反抗主人的。我拿给了她她的摩尔烟,并帮她点着了火。“烟灰缸勒?”她皱了皱眉头“抽烟不拿烟灰缸的么?!”我直怪自己粗心大意,转身准备去拿。突然只听她说:“不用了,才忘记,你不就是烟灰缸么?过来跪好就好。”我突然间觉得屈辱万分,我感觉自己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她愿意把我用作什么我就是什么的工具。但是同时,我的心里却欣喜万分,我就是渴望她如此对我。说真的,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一方面,我把男人的尊严和面子看得非常重要,而另一方面在自己所爱的女人面前,我却可以毫无保留地为她做这做那,甚至,是做一个烟灰缸。男人,真的是贱的么?

  “仰头,把嘴张开”她命令我道。我发觉,琴熙似乎越来越不想和我说话了,每次都是那么简单的几句,除非是吼我的时候。也难怪,人哪里有那么多话和自己的工具说呢?工具的任务就是完成主人交代的事情就够了,只不过是主人工作时的用具。而我,就变成了她的一个用具吧。

  她抽着烟,看着她的电视剧,不时地,会把烟灰弹到我的嘴里,除了第一次弹的时候,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以外,以后再也没有看过我一下,完全和一个人平时使用烟灰缸没什么两样。或许,她在鄙视,一个男人怎麼可以下贱到做一个女人的烟灰缸吧?当她快要抽完的时候,她命令我合起牙齿,张开嘴唇。我照做了。然后,她毫不客气地将烟头在我门牙上熄灭,还拧了拧,火就烫到了我门牙的牙肉上,我失惊地叫出来,站起身。

  “叫什么叫,这点痛都忍受不了,怎么做我的奴隶啊?!还有啊,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钟了,这么大声叫,想吵醒我的邻居喊警察来是不是啊?!过来跪好!”我不敢出声,只得又跪在她的面前。“张开嘴!”我依言张开了嘴,她顺势将烟头仍到我嘴里,然后用一种犀利的眼神望着我,命令道“吞下去!”我将烟头含在嘴里,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天啊,我最心爱的女人居然将抽过的烟头扔在我的嘴里还命令我吞下去?!我心里左右不是滋味,但是,我仍然强忍着,吞了下去。“果然贱!”琴熙犹如藐视一只低等生物一样地看着我说,“不过也好啊,以后都不用洗烟灰缸了,而且走到哪里都可以抽烟还不怕污染环境了”她揶揄我道,“好了,继续做你的垫脚毯,我喜欢踩在你身上看电视。”我依言躺下,我怀疑,我的骨头是水做的,即便受了那么大的羞辱,我还是照样躺在她的脚下任她践踏。不过也是,如果不是软的,又怎么会让她踩得那么舒服那?!

  约莫一点钟的时候,琴熙开始犯睏了。她把脚-我身上收回去,钻回被窝里,只是给我丢下一句,“把电视,dvd关了,然后关灯,我要睡觉了。”我赶忙起身,关掉电视,dvd,然后熄了灯。她躺在床上,好像很困的一样,要不?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呢?这张床,是我和她以前一起享受鱼水之欢的圣地,就在今天的上午,我们还是一起睡在这张床上的。而如今,我却只能够躺在我们的床的床头,应该说是她的床的床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却又如同沐浴圣恩。难道我不应该感激她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彻彻底底地好似一个奴隶一样么?这难道不也就是我所想要的么?但很明显,如果是这样,我们的爱情也就意味着结束。不过,似乎很早以前,我们的爱情就已经结束了,甚至,我们的爱情从来就没有开始过!我总觉得,在她心里爱着的那个,是她曾经的那个老师。因为每一次提到老师的时候,我都可以从她的眼里看到一股渴求的火焰,那是一股强烈的欲火,不停地焚烧着她的灵魂,也焚烧着我的精神,和,肉体。我在那一刻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被那个叫做老师的家伙打败了呢?还是,被我自己给打败了呢?!我不知道这个老师是何方的神圣,居然可以让琴熙为之如此牵肠挂肚,为之如此伤痛欲绝。我还清晰地记得她有时谈到无法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悲伤的神情,甚至,曾在我面前为他哭过。我恨这个男人,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恨他调戏琴熙的感情,给琴熙一丝希望,却又欲进还休,或者,他就是用这一招勾到万千女孩子的心的,不似我这个傻瓜,只会直接地对人表白,却又没有任何力量去爱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那股恨意在我心里激起的时候,我当时真的迷惘了,因为我不知道,我那时那刻,到底是在恨那个叫做老师的男人,还是恨,这个没有骨气,甘于屈服,没有力量和胆量去爱自己所爱的女人的这个叫做我的男人。总之,是在恨一个男人就对了。管他,是那个在琴熙心目中高大威猛,风流倜傥的老师,还是这个在琴熙心目中猥琐窝囊,一无是处的我。迷迷糊糊地,我躺在琴熙床头前的地板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微微亮,大约是早上,8点的样子。在亲的,8点正是人们快意睡眠的时候,不过,假如有一只脚从你身上踩过去,再怎麼快意睡眠的人也要醒来了。是琴熙,她下床去了卫生间。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赶忙跑过去,琴熙正坐在马桶上。我不敢惊动她,默默地跪在她的脚前,只听到水流激到水面上的声音。良久,变成了水滴声,直到完全没有了声音。这时,我抬起头,有点胆怯地望着琴熙,望着她坐在马桶上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我有一种冲动,要是我是那个马桶就好了,我觉得变成一个最下贱的马桶才可以表达出我对琴熙的崇拜。似乎,琴熙看出了我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好想喝我的尿啊”她用一种揶揄的口吻嘲笑我。“是圣水,主人”我用一种卑微且尊崇的声音回复她,同时把头低下去,直到她的脚面。“好,过来,给我舔干净”她说罢,扯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拉起来,然后拉近她的私处。就好似以前为她做口交的时候一样,我的嘴又一次地如此靠近她的圣地,今次唯一不同的就是,上面沾满了尿液,并充斥着一股浓厚的尿骚味,毕竟,这是一夜过后清晨的第一泡尿。当我的嘴越是接近她的圣处的时候,我越是觉得羞辱无比,为什么从前舔她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呢?!我伸出了舌头,缓缓地舔着沾在她尿道周围的尿液,一种咸咸的味道刺激着我的舌头,也在刺激着我的大脑,刺激着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我觉得自己真的好下贱。“哈哈哈,”琴熙爽朗地笑出声,然后拍拍我的后脑说道:“你真的很好用诶,还可以当我的卫生纸。那我以后都不用买卫生纸了啊,恩,不错,又帮我省了一笔开销。”我一句声不作,让她尽情地羞辱着我。事实上,到底是她在羞辱我?还是我自己在羞辱我自己呢?“你说,我以后叫你什么呢?”∈琴熙问我“是叫你垫脚凳?还是叫你烟灰缸?还是叫你卫生纸呢?每个名字都很好哦,又都适合你,你说我叫你什么好啊?”在那一刻,我真实地感觉到,在琴熙的眼里,我已经完全沦为她的一个工具了,而她就是我的主人,我需要屈意迎逢的神圣主子,我恭卑地回答她道:“主人想叫奴才我做什么的时候,就叫我什么好了啊。”“嗯,很好,我要搁脚的时候就喊你垫脚凳,抽烟的时候就喊你烟灰缸,上完厕所以后就喊你卫生纸,你说好不好啊?”琴熙用一种命令式的口吻问我好不好,哪里又可以有不好呢?我在她胯下点了点头。“啊,对了,”1琴熙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知道,我在大便以后可不可以喊你卫生纸的呢?”说着,她将我的头又扯了出来,用一种非常玩弄式的神情盯着我的眼睛。直盯得我心里一震颤抖,不知道算是被琴熙羞辱到了及至,还是自己兴奋到了及至。一个贱到连大便都吃的家伙,应该算是世界上最卑贱了的吧?虽然我曾亲眼见过那些吧中,有男人吃下女人的大便,但是,这毕竟还是太不正常了。琴熙见我没有回答,眼睛又不敢再望她,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嗯……那下次试试看好了”说完,又嘲弄似地笑了笑。她在嘲笑什么?是在嘲笑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一个这么贱肯当她卫生纸,甚至肯吃她大便的男人?还是在嘲笑,她以前怎麼会瞎了眼睛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了?!我想,就算以前她喜欢过我,那她以后都不会再喜欢我了吧?!又有哪个女人会喜欢这么一个没有出息这么下贱的男人呢?不难理解啊,谁会想象一个女人可以爱上一个她上完厕所使用的卫生纸呢?卫生纸的命运就只能是在无用之后被扔进马桶冲走,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痛失去一张用过的卫生纸的!即便,那张被用过的卫生纸还爱着他的主人。她边笑边穿起了裤子起身,我赶忙跪低头。她跨过我的头顶,出了卫生间。我也跟在她后面,亦步亦趋地爬了出去。

  到了她床前,只见她并没有上床,而是转身低头看着爬在地上跟在她身后的我,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敢再动并低下了头。“垫脚凳,你这个猪,还不赶紧爬过来!”她边骂边用脚在床前点了点,原来,她需要踩着我上床。我连忙爬到她的脚前,她右脚踩上我的背,然后上了床。其实,上床踩东西会更不舒服的,我知道,她只是想更多地羞辱我,让我更加深刻地明白,我只是她的垫脚凳、烟灰缸、卫生纸,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她想,我就要变成她想要的工具。也许,她认为,这樣子可以淡忘我和她之间以前的关系吧?!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主人和奴隶或者说是人与工具之间的关系。

  我看着琴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她已经在床上躺好了,也望着我。突然,她对我说道:“爬上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居然允许我上床了,我赶忙上到床上,哪知她立刻一脚又将我蹬下了床,“谁要你上床了?是‘爬’啊,我要你‘爬’上来!”说罢,她用脚微微抬起被窝,露出一个狗洞般大小的空间,“就从这里‘爬’上来”她命令道。顿时,我才反应过来,她想要我做什么。我小心地爬上床,与其说是爬上,不如说是爬进,我就象一条狗一样,小心翼翼地爬进了她的被窝,直到爬到她的私处前,我停了下来。我知道,这就是她打算让我待的地方,也是我一会需要开工的地方了,我等待着她的下一步指示。“舔我。”她终于很温柔地对我说了一句,这也是我意料之中的。我笨拙地试图用手褪去她的粉红色的性感尤物,哪知她的手就立刻打了过来,“猪啊,谁让你用手的,用嘴脱!”就像是所有就游戏里女主人命令男奴隶的一样,唉,我早该想到琴熙学得很快的。我张开嘴,轻轻地咬住她的粉红底裤,小心谨慎地往下拉,生怕弄痛了她。拉下左边再是右边,又再是左边再是右边,直到从她脚上完全褪下来。然后,我又重新钻进被窝。

  我再度缓缓地贴近琴熙的圣处,一股熟悉的气味充斥着我鼻孔里的每一个细胞,进而是我的大脑,然后麻痹住我的每一条神经。我全身有着一股按赖不住的冲动,但在这股冲动的背后却又隐藏着一许我难以完全察觉的不安。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安起来。曾几何时,我不也是常常在这里忘情地舔着我的爱人么?同样是舔,可似乎今时今刻地舔又非往日可比。是只是因为身份的改变,还是,心境、态度、原因等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改变了?现在我在这里将要舔的这个还是我的爱人么?或者只是我的主人了?但至少,我明白,在我看来,她只不过是我身兼着主人身份的我的爱人,而琴熙呢?在她的眼里,我是不是就只是一个身兼着性工具的她的奴隶?我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渴望的是什么,是做她的爱人?还是,只是一个奴隶?还是,两个都想要?!
“还不快舔?!还在那里做什么?!”看我半天没有动静,琴熙开始发话了。我伸出了我的舌头,象舔食着甘露一样地舔着琴熙的私地。她用手按着我的头,臀部配合着我的舌头上下挪动。似乎我心爱的女主人很开心的样子,我也舔得更欢了。“啊……嗯……深点……再深点……”有了她言语上的鼓励,我舔得更加卖力,把我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只要,她能够开心。但实在有的时候舔累了,毕竟舌头总是伸在外面运动是很累人的,我会缩回舌头休息片刻。但每到这个时候,琴熙就会用手拨弄我的头,非常焦急地嚷道:“不要停啊,继续啊……快点,快点”于是,我又只好继续更加卖力地工作。我感觉,自己真的成了她手中的一根自慰棒,一个人体性工具。我更加快而且大力地舔着她,我感觉到她开始战抖了,似乎就要进入高潮了。我更加尽可能深地插她,突然间,我听到她喃喃自语地说道:“老师,插我,用力插啊,求你啊,老师。”说时迟,那时快,在我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全身如同抽搐般的颤动了一下,我明白,是她到高潮了。但我猜不到的是,原来,她让我舔她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的,全是她的那个老师!她在幻想着的不是我的舌头,而是她老师的阳具正在大力地插进她的阴埠,果然,一直以来,她所深爱的那个男人还是那个叫做老师的家伙!也许,曾经,我们在做爱的时候,她想象着压在她身上的也是她的老师吧?!也许,我以前在舔她的时候,她脑子中正在和她交欢的人也是她的老师吧?!原来不管我怎麼努力去爱她,我也不会比过她心中的那个老师的。我彻底地,彻底地感觉到被击败了。我瘫在她的私处边上,由于刚刚到高潮,她也一动不动在享受亦或者说是在承受着高潮过后的快感和痛感,或许,是心痛多过于肉体一时的满足吧?!那一刻,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安静,静得可以让我听到窗外蟋蟀的叫声。这些草丛里的小精灵们只顾放声鸣奏他们的乐章,却全然不曾理会,窗户里面有两个人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为什么爱着一个人却无法得到那个人一丝一毫的青睐甚至是认同呢?!为什么爱就这么困难?就这么让人备受痛苦的煎熬呢?!如果爱情不是一种幸福,那么上帝为什么又要人们相互爱慕?!我不明白,我实在无法弄明白,到底是我误解了这个社会的爱情游戏规则?还是,这个社会的爱情游戏规则本来就是如此?!亦或者是,我根本就不适合用我简单的头脑去理解这个社会的爱情游戏规则呢?!难道,真的?爱情不光就只是爱就够了的么?

  琴熙转了一个身,将我往床头踢了踢,然后将脚肆无忌惮地随意搁在我的身上,她累了,大约是需要继续睡一觉吧?而我,则依旧只是她的脚垫,即使,是在床上。但是突然间,我却对眼前这个伤害着我而我却又乐于被她伤害的这个女人产生了强烈的同情感。我觉得,她比我更加可悲。尽管,我不被她所爱;尽管,我象一个奴隶,象一个工具一样地被她玩弄着,可是至少,我还可以和我所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可以看着她开心、快乐;看着她伤心、悲痛;看着她爽到高潮又静静地睡去,而明天,我知道我们还会有很多故事会要发生。而她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心爱的那个人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她不敢去面对自己的所爱,她碍于这个世俗的颜面观念不敢去倒追男人,哪怕是一个她所谓的,她此生唯一爱过的男人!她的爱情,连明天都没有!也许,我真的很下贱,但至少,我敢于表达我的爱情;而她,在维持她所谓的面子的时候,却连自己生命中唯一的珍爱都失去了。到底,是下贱的我更加可悲一些呢?还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她更加可悲呢?怀着无限的怜悯,我在她的脚下渐渐入睡,却也不知,我是在怜悯没有爱情的她,还是在怜悯同样也没有爱情的我……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和秋难忘的激情 下一篇:男朋友要我色诱男人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